<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夏壩丁真:寫作是為了更好的傳承

甘孜日報    2022年02月18日

夏壩丁真。

宣傳家鄉。

◎本網記者 蘭色拉姆 文/圖

【人物簡介】

夏壩丁真,男,藏族,四川省鄉城縣人,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著有散文集《穿越佛珠峽的回想》,民俗文化集《尋夢香巴拉》《漫游香巴拉》《天邊的香巴拉》。曾有多篇作品刊發于國內重要刊物。先后在教育、鄉鎮、宣傳、文聯、文化旅游、融媒體等部門工作。

【作品簡介】

《大地悲歌》以舊社會體制下亂世的荒誕無稽為歷史背景,以一個家庭的恩愛情仇為主線,以茶馬古道文化為支撐,講述一段面對生死和名利起伏不定的心路歷程。小說利用現實與信仰的沖突,勾勒一個家族的興衰史,以及一個民族、一個地域,乃至整個人類對人性的崇尚與困惑。整個故事在虛實結合中,深度挖掘不同人物、不同民族在不同文化背景和不同困惑中的心理走向。整篇小說有聲或無聲地拷問著文化的作用是什么、信仰的力量是什么、人性的本真是什么。著名藏族作家、魯迅文學獎得主、《西藏文學》主編次仁羅布說:“《大地悲歌》以復仇為主線,講述一段少年成長的心路歷程,又不乏傳奇和獨特的民俗文化,喚醒了茶馬古道上的一段記憶?!?/span>

2021年9月,《大地悲歌》由中國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為揭開《大地悲歌》背后的故事,本報記者對夏壩丁真進行了專訪,以下為采訪實錄。

記者: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文學創作的?

夏壩丁真:2006年從教師崗位改行到文化旅游崗位起,就開始嘗試著閱讀文學書籍和創作一些“臨摹”類的文學作品。說實話,那個時期,不敢稱之為文學創作,只能表述為“鸚鵡學舌”式的寫作。

記者:在寫作的過程中,哪些作家對您的影響較大?

夏壩丁真:寫作初期,對于我影響較大的是鄉城籍的作家格絨追美老師、蔣秀英老師和洼西彭錯老師。因為熟悉他們,熟悉他們筆下所描述的情感世界,以及他們優美的語言方式,所以他們成了我“榜樣式”的指引者。后來在格絨追美老師的多次鼓勵和支持下,我開始擁有了用文學的方式表情達意的勇氣,也開始學著拜讀世界名著。其實文學創作是一種個人情感與閱讀啟發的綜合表述和情感升華。再后來,我在閱讀世界名著的過程中,認識了意大利作家喬萬尼·薄迦丘、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美國作家杰羅姆·大衛·塞林格等。他們的作品讓我真正意義上解讀到了什么是文學?什么是文學作品的終極意義?以及如何守住文學創作的初心與使命?

記者:您所理解的文學是什么?

夏壩丁真:我所理解的文學就是采取不同的形式,表達客觀世界和主觀認知的方式和手段。文學作為人類發展歷程的記錄者、傳播者、傳承者,它的思想和情感應該是互通的,更應該是人類解讀自然、解讀生命本體、解讀人生智慧的最高藝術形式。文學最大的意義在于傳播真、善、美,擯棄假、惡、丑。任何一種形式的優秀文學不在乎口語或文字本身,而是直擊人性深處的思想所悟和情感體驗,從而認知人性本相、歸納人性劣根、弘揚人類文明,傳播積極健康的世界觀、人生觀、生命觀、處世觀。

記者:您出版《大地悲歌》的契機是什么?

夏壩丁真:我能出版《大地悲歌》離不開新時代我國文化事業大繁榮、大發展的最佳契機。國家對文化事業的高度重視,出臺了很多扶持發展文藝作品的相關政策。當時,我的長篇小說初稿報送給了州文聯。州文聯領導們非常重視,通過召開會議等方式,最終決定全額出資扶持出版我的長篇小說《大地悲歌》。

記者:寫作《大地悲歌》有哪些收獲?最喜歡里面的哪個人物?

夏壩丁真:當初構思《大地悲歌》的初心是想通過人物塑造和故事情節來深度挖掘、解讀、剖析人性的本源,講述較為客觀真實的處世之法。在實際寫作中最大的收獲應該是自己筆下的人物塑造?!洞蟮乇琛肥俏覀€人的首部長篇小說,以前總愛寫些散文、民俗類作品,但詩歌、散文等文學體裁無法多角度、全方位、深層次去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內容,經過無數次的糾結和忐忑,才決定提筆嘗試寫長篇小說。整篇小說避棄了“好人與壞人”的人物塑造方式,而是塑造了很多多面、多變、詭異的人物形象。在描寫人物的相貌、體態、心理活動、言行舉止等的過程中,我越來越喜歡小說這種文學體裁。小說人物中我更喜歡尼瑪,喜歡他的膽怯、彷徨、自戀、貪欲、虛偽、勇敢、恐懼等,在我看來,“尼瑪”的人物形象才是真實的人性。

記者:您是如何平衡工作和寫作的?

夏壩丁真:其實工作與寫作是一種互補的存在。我個人認為工作不會影響寫作,寫作更不會影響工作。工作是我們接觸社會的最好方式,而寫作的目的和意義是真實地反映社會民情,真實地解讀人情世故,從而升華為一種可以引導社會文明前行的“精神佳肴”。我熱愛寫作的初心很單純,沒有添加太多的“世俗”之欲,只是寫作而寫作,所以我不需要帶著太多的困惑和迷茫去平衡工作和寫作的關系。

記者:《大地悲歌》后,還有哪些出書計劃?

夏壩丁真:作為一名文學愛好者,我衷心地希望廣大文學愛好者、文學志士和廣大讀者,用高于世俗的情感去熱愛和從事文學創作,用滋養精神生活的初心去閱讀文學作品。文學創作是我體驗生活、感悟生活、豐富生活的最美方式,目前正在著手創作第二部長篇小說《花絮如風》,祈愿2023年能正式出版發行。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我想通過基層采風的方式,收集更多接地氣的文學素材,創作更多反映時代情感與生命特征的小說。用小說的視角、構架和體裁優勢,讓自己的文學情感更加的豐滿,文學思想更加的獨特,文學作品更加耐人尋味,從而服務于我們這個時代和當下的社會。

  • 上一篇:太陽從西邊落下
  • 下一篇:壇子臘肉

  • 本文地址: http://www.barisikinciel.com/html/wh/kcwh/77928.html
  • 韩国三级电影最新推荐

    <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