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春天里的電影

甘孜日報    2022年03月04日

◎石澤豐

春節過了一陣子,天還有些寒意,村里的年輕人在農活尚未開鋤的時候,不知是誰最先開的口:我們把電影包到屋場(村人把自然村落叫屋場)來放一場吧。這一提議,得到了全屋場年輕人的贊同,他們當即紛紛捐出口袋中為數不多的錢,一元,二元,最多的也不過五元。一清點,共三十五元。夠!夠包一場電影。

那時候,電影只在電影院里放,沒有哪個將電影包出影院放過,且免費讓人看。這顯然是一種顯擺,也是證明一個自然村落的團結與榮耀。那時,我只有七歲,站在桌子角邊,看他們商議著,誰負責去電影院聯系,誰負責把設備運回來、送回去,放映人來了在誰家吃晚飯。這一切考慮得周全,安排得妥妥當當。

消息像是跟著風跑似的。很快,楊家號屋、橋埠頭、石家畈屋、竹亂叉、陳家灣、檀樹嘴、吳家后屋等等一些周邊屋場的人,都知道我們屋場要放電影,邀約著要來觀看。我表伯家的兒子良艷,為證實這一消息,還特意穿過石家畈屋的田畈,到我家問我父親,我父親肯定地答復后,他才放了心,吃過我母親煮的一碗臘肉面條后,一蹦一跳地回去了?,F在回想起來,消息的不脛而走,與那幫年輕人奔走相告是分不開的。他們帶著自豪的神情告訴每個相逢的熟人:我們屋場這個星期六的晚上放電影,過去看!就在這個星期六的晚上。他們生怕別人錯過了日期,告別時還強調了一句。

這無疑是一種好客,更是一種熱情。在那個物質與精神雙重貧乏的年代,他們以一種團結的力量,換來別人的稱贊。人們都說:石家大屋的那幫年輕人了不起。對于這種贊譽,我覺得我夠不著,似乎它已上升到了另一種高度。我所關注的是那場電影的內容,最好是武俠類的,因為我總想從里面學到一兩招防身的本領,來徹底改變我在同齡人當中懦弱的地位??催@場電影,可能是一次極好的機會,我這么想。

星期六的下午,電影銀幕被先權騎著永久牌的自行車背回來的時候,我和同伴們興奮地圍了上去,總想看個究竟,覺得公家把這么貴重的東西交給他,是對他何等信任。他一方面叫我們散開些,另一方面,張羅著把它放在哪里。趁他不備的時候,我機靈地伸手一摸,摸到了白色的銀幕。那種粗糙的手感,我至今還記得。銀幕最終被大人掛在安插于地的兩根竹籬之間,當一束光從放映機里直射到銀幕上的時候,我們興奮地從銀幕底下鉆來鉆去,并無心專注坐于某一角落,直到銀幕上出現一組組白色的字幕后。

電影的故事并非如我所愿,它講述的是一群不同思想性格、充滿青春活力的女學生互相幫助、共同成長的故事。后來,我才知道這部電影叫《青春萬歲》。放映結束后,我回家路過濤哥家的窗戶。我偷偷把頭伸得直直的往濤哥房里看,只見里面點著一盞煤油燈,他正坐在油燈下,全神貫注地看著書。我立即把頭縮了回來,生怕被他發現。濤哥平時是一個愛動的人,他卻在這個大伙都樂得歡的夜里,一個人坐在桌前看書。我有些不解。

我清楚地記得,那年濤哥是我們屋場唯一的一個高中生,且正在讀高三,聽說他的成績在班上處于上等水平。要想跳出農門,還要加油努力!這是他班主任留給他的話,濤哥記在了心里,所以他沒有出門。往后濤哥的父親桃伯說。

春天是播種希望的季節,濤哥把希望播在了春節后的每一個平常的日子里,他精心用汗水澆灌。我是最愛親近濤哥的,只要他周末回來,我就想到他家玩。但從那以后,我沒去打擾濤哥,每每經過他家門口,我總是輕手輕腳地路過。很快,濤哥的收獲季到了,他終于成了全屋場唯一的一名大學生。就像那年開春包一場電影一樣,十里八鄉的人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說桃伯育子有方,濤哥是一個有為的青年。濤哥也因之成了我們屋場年輕人學習的榜樣,家家戶戶在教育孩子的時候,就是以他為標桿。

那些年,年年春暖花開的時候,屋場上的人都會包一場電影,電影全是激勵青少年的暖片。那些年,我們屋場年年都有孩子考上中專和大學。我想,是春天里的電影一次又一次激勵著他們的吧。


  • 上一篇:紫藤的灰塵
  • 下一篇:新年序曲

  • 本文地址: http://www.barisikinciel.com/html/wh/kcwh/78372.html
  • 韩国三级电影最新推荐

    <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