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山行

甘孜日報    2022年03月04日

◎謝臣仁

寂靜、幽雅的世界。

純凈、清新的世界。

醉了,行者的心!

有一種美,叫安靜。安靜的姿態是美的。

守住安靜的風景,成為一種風度,寧靜而致遠。

守住安靜的風景,成為一種境界,悠然而豁達。

守住安靜的風景,成為一種睿智,淡定而從容。

清簡內心,一切皆安。

穿梭洞中,如行迷宮。

雅礱江兩岸的懸崖峭壁上,開鑿數個穿山隧道。山體幾乎要被掏空,隧道內多個分支縱橫交錯,讓人“亂花迷人眼”。

這是雅江縣兩河口。一個巨大的水電站在建,聲勢浩大。

東轉西轉,往返折騰,幾次從洞中出來向施工人員打聽,最后總算在江的另一邊找到了去慶大溝森林公園的路。

慶大溝的溝口附近儼然已變成了一座礦山,鑿洞挖掘出來的尖利碎石沿路邊堆砌了幾公里。

金聲玉應,如鳴佩環,溪流隱藏在密林所覆蓋的溝底,潺湲律動。

一條依山絕壁修建的公路,系在山腰,與溪流并行,逆水而上。

在路的盡頭,羅布瞇著眼看著停車的我們。

公路在腳下鋪展,這是一條剛挖掘出來的路,挖掘機正在作業。

路一米一米延伸,羅布微笑著,臉上的褶皺舒展開來。

羅布是雅江縣木絨鄉瓦支村村支書。作為村里的“當家人”,能在自己任期內建好通村公路,他很有成就感。

“去海子?”羅布顯示出主人家的熱情。

在藏族人口中,海子即湖泊。

在西北高原地區,分布著數以千計的大大小小的海子,它們或在密林叢生的峽谷里,或在雪峰環繞的群山間。

這些海子中除了名聲在外的九寨溝、黃龍,更多的 “藏在深閨人未識”,靜臥在人跡罕至的地方,像一顆顆璀璨的寶石,在大自然中默默地舒展著美麗身姿。

羅布所說的海子是堪稱慶大溝森林公園之魂的卓瑪雍措。

“路不好走喲,得過獨木橋進去?!绷_布為我們指點著道路,因為忙于公路建設不能為我們能做向導感到歉意,更為道路不好感到歉意,好像這道路設施不好是他這村支書的失職。

路,果然不好走。

一片橡樹林里,六匹馱馬背負水泥、石粉等建材,在吆喝聲中,躍蹄奮進。

馬過之后,塵土飛揚,一條羊腸小道就這樣被馬踩出。

順著羊腸小道,滿身灰塵地來到溪流邊,一條獨木橋橫亙眼前。

這是一座獨木橋,真正的獨木,一根直徑約二三十厘米的圓木搭在小溪兩岸的兩塊大石頭上就成了橋。圓木經過風吹雨蝕,黝黑,皮張剝落,讓人懷疑一踏上去,是否會一下斷裂?

看著我們猶疑的眼神,趕馬的藏族漢子哈哈大笑起來:“不會斷,沒問題的?!?/p>

藏族漢子叫次仁達瓦,他叫同伴趕馬運貨,主動充當我們的向導。

次仁達瓦告訴我們,獨木橋上去五十米處原來有座木橋,在汛期被洪水沖毀了,就用獨木橋代替了,這也不知道是多少根圓木了,一漲水圓木被沖走,又扛來根圓木搭上。

次仁達瓦走上去,輕快邁步,唰唰,猶如敏捷的猿猴,幾大步就到了河對岸。

可輪到我們,就沒那輕松了。一個個趔趔趄趄,猶如搖擺的鴨子,幾近匍匐而行,窘態讓人忍俊不禁。

欲迎還羞,一座獨木橋,讓卓瑪雍措更顯神秘。

峰回路轉,遠遠望見卓瑪雍措,在五六十米遠的地方,猶抱琵琶半遮面地偶露崢嶸,一瞥之間,純粹的碧綠卻已迷醉了雙眼。

當卓瑪雍措拂去那輕盈面紗,呈現在我們面前,我們有些目瞪口呆——碧綠驚艷地站在我們面前,柔和溫潤,如栽絨綠毯,風姿綽約。

次仁達瓦告訴我們,“卓瑪”是藏族對女子的稱呼,它的意思是“度母”,一個很美麗的女神;在藏語中,“雍”是綠松石的意思,“措”是湖的意思,“雍錯”可以理解為碧玉似的湖;卓瑪雍措就是碧玉般的仙女湖。

群山環拱,呵護的不正是一亭亭玉立的仙女么?

空氣中彌漫氤氳水汽,深嗅入鼻,有水草的清爽,有野果的甜蜜,有落葉的沉香,讓人口舌生津。

遠山靜穆,蒼天高遠,白云悠然,湖邊翠綠的松、淡黃的杉、深紅的楓,這平日難得一見的色彩竟出現在同一處,不得不贊嘆大自然的是偉大的調色工。

這些色彩此時一下傾倒在湖里。水天一色,湖面如鏡,藻花點綴其間,天空倒映其間,樹林暈染其間,白云悠游其間,整個卓瑪雍措有種美玉般的靈透。

次仁達瓦告訴我們,這湖面上原來有木船。在他的描述中遐想,舟行碧波上,人在畫中游,緩緩滑行,還有那徐徐飄浮于水天之間的藏族民歌,何其古樸!何其風情萬種!

相比于他所說的盛景,我更喜歡此時的安靜。

凝視寧靜的湖面,一下平鋪的生活里涌出來許多的色彩斑斕,由不得你去涂抹,已經是許許多多的風景。那么多斑斕的色彩點綴著這條碧綠的“哈達”,如果此時你錯過欣賞的機會,我想一生都對不住這個秋天。

太陽極好,暖暖的,透過那層層疊疊的葉子,灑下絲絲縷縷的光,肆無忌憚地蔓延。

坐在樹蔭之中,陽光熟悉的味道,斑斑點點落在心上,讓塵封太久太久的心窗打開,有一縷明媚的陽光,正悄悄地照耀心房,停留在心上,溫暖直抵心底。

落葉無言,溫暖如昔,真的很美。如果時光可以折疊,真希望可以將此折疊,飛度的光陰,飄舞的落葉,都是溫馨的理由,沉醉湖畔。

此時,生命安靜,一切外在的物質形式,像風中的浮云。塵世間的一切,譬如榮譽、恩寵、權勢 奢靡、繁華,都變得淡泊。

此時安靜,靜享內心的蓬勃與豐富。

看到自己在湖中靜坐的倒影,祥和的姿態是多么的美,有種來自命運磨難后的超然、豁達和大徹大悟。


  • 上一篇:雪意
  • 下一篇:沒有了

  • 本文地址: http://www.barisikinciel.com/html/wh/kcwh/78375.html
  • 韩国三级电影最新推荐

    <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