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藏戲人生

甘孜日報    2022年03月04日

◎徐杉

在理塘縣深入生活期間,我聽說甲洼鄉有一個藏戲團,一是群牧民自發組建的。

當地藏族朋友介紹:理塘的藏戲緣于拉薩,清朝末年,長青春科爾寺的二世香根活佛在拉薩觀看了藏戲后,大為稱贊,于是專門遣人去拉薩學習。從此藏戲在理塘生根開花,每到重大節慶日,長青春科爾寺的僧人都會表演藏戲,方圓百里老鄉奔走相告,趨之若鶩??扇缃耖L青村科爾寺有重大活動,反倒請甲洼這個民間藏戲團去演出。

這是什么緣由? 我決定去甲洼鄉看看這個藏戲團。

9月的高原,秋色鋪陳開來,金黃、淡黃、黃綠沿山坡次第漸染。溪流邊一簇簇楊樹金燦燦隨風搖擺,細雨更增添了幾分鮮亮,美得令人心醉。理塘縣平均海拔在4000公尺以上,不少人初到此地會感到胸悶氣喘,有的甚至會出現強烈的高山反應,而甲洼因海拔比縣城低幾百米,感到呼吸順暢了不少。

到了鄉政府,年輕的鄉干部朗加迎出來,問我是去洛絨丹巴的家?還是把他叫來?洛絨丹巴是藏戲團長,在當地小有名氣。我說去他家為好。朗加掏出電話飛快說了一番藏語,然后招呼我上車。走了一會,到一個藏家院落,朗加高聲喊了兩聲。一個面容和善的老者佝僂著背出來,我以為是洛絨丹巴,不料卻被告知是雇請洛絨丹巴彩繪客廳的主人。老者與朗加寒暄了兩句,招呼我們進屋上樓喝茶。

屋里正在裝修,地上到處堆放著裝飾材料。穿過兩間房屋,見一男一女兩個人正在手腳架上彩繪房梁和廊柱,艷麗的色彩將整間屋子照應得光彩奪目。朗加指著男子說,那就是洛絨丹巴。我有些意外,他看上去四十多歲,中等個子,表情有些木訥,一身油漬麻花的漢裝,手上粘滿五顏六色的顏料。我心里暗暗有些失望,從他身上既看不出有任何藝術氣質,也難覓康巴漢子彪悍英俊的基因。這樣的人如何傳承藏戲?

老者請我們到廚房喝酥油茶,我有意找話想試探一下洛絨丹巴,可他始終顯得很拘謹,一問一答,極其簡略,有時只是點頭或者“嗯。嗯”兩聲。坐了一會,我更失望,就在我想告辭離開時,他忽然說到我家去好嗎?這個提議觸動了我,于是起身上路。

雨中到達江達村,他家從外面看與附近的農家院落相差無二,然而院內灑掃的很干凈,更讓我驚訝的是他家的客堂,非常寬敞,大約有一百二十平米以上。屋頂、廊柱,以及所有藏式家具都被絢麗的彩繪覆蓋,在燈光的照耀下,讓人有些暈眩。臨窗一面沿墻擺著一圈“卡墊”,上面鋪上彩色鮮艷混紡羊毛坐墊。正前方安放一張藏桌,供家人或客人圍坐喝茶吃飯。

回到家里,洛絨丹巴好像一下來了精神,剛開始還有點局促,慢慢地話多起來,講到學戲的一些細節,他感情激動。轉身打開一個柜子,從中取出一個細心包裝的布包裹,再打開,是幾本很舊的藏文書,他說“這是八大藏戲?!?/p>

話匣子打開了,洛絨丹巴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先前的木訥、拘謹一掃而光。在我的提議下,他穿上藏袍在客廳中間開始表演,一招一式,輕松自然,揮灑自如。

唱誦之前,他說自己嗓子已經不行了,現在很少唱。偌大的客廳回蕩著他的聲音,盡管有些沙啞,但是能感受到時間那雙手在輕輕挪動,恍惚之間,物轉星移。

我仿佛看到一個聰明可愛的小男孩無奈輟學,那一年正好推行包產到戶,他不得不回家幫媽媽放牛;幾年后,他到附近的日納寺當扎巴,扎巴是受了沙彌戒普通僧人,內地稱沙彌,那時國家恢復了宗教政策;不久,日納寺的主持澤仁多吉,請長青春科爾寺的僧人來甲洼教授藏戲,少年有幸被選中,一同學習的有40多個小扎巴。

5年后一個英氣逼人的小伙子登上舞臺,穿梭在《諾桑王子》《文成公主和赤尊公主》《白瑪文巴》《赤美更登》《卓娃桑姆》《頓月和頓珠》《蘇吉尼瑪》、《朗薩雯蚌》八大藏戲里,沉醉在歷史人物的悲歡離合中。

有一天,小伙子忽然被臺下一雙含情脈脈的目光吸引,他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戲里還是戲外,這雙眼睛無數次出現在他的夢境里,似曾相識,心有靈犀。從那一天起,小伙子有些魂不守舍,總希望能再次見到那位姑娘。漸漸地越發心猿意馬,思念變成一種煎熬。最終,他向視為父親般的師父澤仁多吉提出還俗,想娶那位姑娘為妻,相守一生,白頭偕老。他的情感深沉而又執著,但師父多次勸阻也無濟于事。

家里聞訊后,頓時暴風驟雨,守寡多年的母親激烈反對。在母親看來,兒子還俗雖然沒有面子,但還能容忍,但若將那女子娶回家則是大逆不道、有辱門風!

爭執的最后結果,是洛絨丹巴向母親繳械投降。因為母親的身后是親戚,親戚的身后是鄉鄰,一個不孝之子會遭到整個家族乃至鄉鄰的鄙視和唾棄,永無出頭之日。這堵巨大的墻他實在無法跨越!他沒有膽量和勇氣帶著自己心愛的姑娘遠走高飛,四處流浪,外面的世界讓他茫然而又恐懼。何況他還是一個孝子,他走了母親怎么辦?敗下陣來的他萬念俱灰,很長時間無法擺脫痛苦與悲傷,最終不得不順從母親和親戚們的安排,娶了現在的妻子。

戲里戲外,理想與現實天壤之別?;貞浵駜Υ婧芫玫牧揖?,有苦澀也有甘甜,讓洛絨丹巴兩眼放光??吹贸鏊粩鄩阂肿约悍e蓄的情感,低頭用指甲在桌縫里劃來劃去,有時情緒控制不住,顫動的手指在桌面上劃出一道道很深的細槽。

“那位女子漂亮嗎?”我問。

朗加把我話翻譯給他,他低頭小聲答:“沒我現在的妻子漂亮,但是……她好……”他有些結巴,那神情猶如一個神情憂郁的小男孩。

“那女子是你們村的?”

洛絨丹巴搖搖頭。他們原來并不認識,藏戲把他們的心連在一起。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我問還牽掛她嗎?洛絨丹巴用一雙滿是油彩的手遮住臉,半晌說:“她成家了了,我不能關心她……”聲音里充滿羞澀與無奈,與他滄桑的經歷判若兩人。這一刻,他像個第一次在課堂上寫情書的少年,不但被嚴厲的老師抓了個正著,還揚言將通知家長。

朗加在一旁笑著不知給他說了句什么,那情形大約是在打趣他。受過教育的朗加,正處在渴望自由浪漫愛情的年齡,他以為老一輩大都因循守舊,不敢越雷池一步,沒有想到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洛絨丹巴竟然會有這般奇特的愛情經歷??陕褰q丹巴似乎被他的話弄得無地自容,喉嚨里哼哧哼哧,卻不知該如說什么。

“忠于自己的感情是個有情有義的人?!蔽疫@句話讓洛絨丹巴稍稍釋懷,慢慢把彎曲的背直起來。

隔了一會,洛絨丹巴的話題又回到藏戲上來。他告訴我藏戲演出沒有女演員,劇中所有女性角色都是由男人扮演。演出形式也比較特別,一個劇目可以演一天,有的要連續演幾天。演出程式一般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是演出的序幕,敲擊鼓镲、表演一些歌舞和詼諧節目來聚集觀眾,為正式演出做準備;第二部才進入正式演出;第三部是在演出結束后,舉行的祝福迎祥儀式,唱歌跳舞,接受觀眾的捐贈。

那時日子很窮,每次演出只能得到為數不多的青稞和土豆,有時甚至兩手空空,但是很開心,尤其是看到觀眾歡呼,或者傷心流淚時。他說著,帶點不可思議的向往。轉而又嘆息一聲,因為演藏戲不賺錢,他受到母親指責、妻子的冷言,藏戲團里的人也面臨同樣的遭遇。他不知藏戲團還能堅持多久?惟有師父澤仁多吉一直在鼓勵他,就像寒夜路上一縷溫暖的燭光。




  • 上一篇:海子山下
  • 下一篇:我們的《康定情歌》

  • 本文地址: http://www.barisikinciel.com/html/wh/xkbrw/78378.html
  • 韩国三级电影最新推荐

    <p id="xnnlt"><delect id="xnnlt"><font id="xnnlt"></fon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p><video id="xnnlt"></video>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p id="xnnlt"></p>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p id="xnnlt"></p>
    <output id="xnnlt"></output>

    <p id="xnnlt"><delect id="xnnlt"></delect></p>

    <output id="xnnlt"><font id="xnnlt"><noframes id="xnnlt">

    <p id="xnnlt"></p><p id="xnnlt"></p>